科索诺瓦斯自己并不是成长在网络时代的人-卓创资讯网
点击关闭

丢夫观众-科索诺瓦斯自己并不是成长在网络时代的人

  • 时间:

网红阿沁刘阳分手

儘管這次在文本上遵從了原作,但科索諾瓦斯在結尾,還是出做了不同處理。在莫里哀的劇中,偽君子受到了懲罰,但在這部劇中,大家最後可能會「笑不出來」。科索諾瓦斯說,《偽君子》是去年阿維尼翁IN戲劇節邀請劇目,在這部劇在法國上演的時候,有些法國觀眾對結尾感到有些驚訝、不解。但之前在北京演出時,北京觀眾這部劇反應很熱烈,「觀眾可以完全明白這部劇要體現的是什麼。甚至比跟歐洲觀眾交流的反響還好,有哏的地方、期待鼓掌的地方他們會鼓掌。我也期待廣州觀眾有很好的反響。」

接連攜幾部作品來華后,奧斯卡·科索諾瓦斯在國內劇迷中打響了「鬼才導演」的名號,讓人好奇他的「偽君子」答爾丟夫將以怎樣的面孔出現。科索諾瓦斯沒有改變原作的文本,但也沒有讓這個故事發生在17世紀莫里哀的時代,而是顯現在了當代背景下。在接受信息時報記者採訪時,導演表示,如果說傳統劇作里,答爾丟夫披着宗教的外衣,現代的偽君子活躍的場所則是在網絡,他們利用社交媒體進行偽善的包裝。「當代確實存在很多答爾丟夫這樣的人,嘴上說一套,行為是另一套;在公眾面前是一個樣子,背後又是一個樣子。我們力圖呈現的是這樣一種現象。」

當代劇場呈現的莎士比亞並不少見,而要排一部當代的莫里哀不是易事。科索諾瓦斯認為,在莎士比亞劇中,有很多基於人類本性的選擇很好理解,但在莫里哀的戲劇中,我們要了解他們每句台詞是為什麼卻不容易,因為「答爾丟夫是一個面具,一個偽君子的標籤,在莫里哀的劇中,每個人物都形成了一種標籤。演員不是在演某一個人,而是我們人類的某一種行為,一種病態」。

技術越完善,偽君子也會越「完善」

《偽君子》的迷宮花園舞台讓人印象深刻,導演科索諾瓦斯(圓圖)認為這是溝通過去與當下的一種方式。

事實是,無論是在哪個時代,總有人在說著精美辭藻來掩飾自己貪婪的面孔,也總有人是如此簡單諷刺地會被宣傳表象所操縱。在導演看來,「答爾丟夫不是總使用先進的技術(來偽裝自己)。在莫里哀的時代有宗教,答爾丟夫們可以過得很好;我們的時代有屏幕,他也可以過得很好。但是這也會讓事情變得更危險,因為技術越完善,偽君子也會(偽裝得)越完善。批判思維是我們唯一能夠遠離『偽君子』的手段」。

作為法國古典戲劇代表作品,《偽君子》講述了宗教騙子答爾丟夫混進富商奧爾貢家中,企圖勾引其妻子,奪取其家財,最後真相敗露鋃鐺入獄的喜劇故事。在立陶宛國家話劇院這版《偽君子》中,導演奧斯卡·科索諾瓦斯則藉助一個舞台迷宮,影射現代社會錯綜複雜的關係,諷刺這個時代的「偽君子」們如何藉由社交網絡操控人心、用好聽的語言粉飾墮落。

所以,他給現代觀眾搭建了一個連接現實的舞台。第一眼看《偽君子》的舞台背景,相信大家會對其由綠植籬笆築起的迷宮花園印象深刻,導演將角色安放在這樣一個迷宮花園裡,裏面擺放着電腦、冰箱等各種現代生活常見的道具,「這種仿造法國凡爾賽花園的設計,至今在歐洲街頭還是隨處可見,我們用它來作為歷史與當代溝通的一種橋樑。這個迷宮不僅是過去,也是現代的,而迷宮經常讓我們思考出路、解謎。」

科索諾瓦斯說自己的作品,無論是在哈姆雷特還是答爾丟夫身上,都在追求戲劇與現實的關照,觀眾走進劇院永遠看到的是當代的東西。「我不能把一部傳統劇排成跟現實沒有關係的劇,因為我們沒有辦法把去復刻莎士比亞、莫里哀時代的東西。」他認為,「傳統劇有更高的視野,讓我們來反思我們目前存在的意義。通過傳統劇,我們要看到我們的生活,並不是哈姆雷特的生活、不是答爾丟夫的生活,而是我們自己。」

信息時報訊(記者黃文浩)「排莎士比亞排得最難看的是英國人,排莫里哀排得最難看的是法國人,排契訶夫排得最難看的是俄羅斯人。」能把這三個人的作品都排得讓人服氣的,立陶宛導演奧斯卡·科索諾瓦斯要算其中之一。連着在中國上演了《哈姆雷特》和《海鷗》的科索諾瓦斯,7月10-11日將在廣州大劇院帶來新作,這次就是莫里哀的《偽君子》。

不是看答爾丟夫的生活,而是我們自己

科索諾瓦斯自己並不是成長在網絡時代的人,這讓他可以從旁觀者的角度看待網絡時代的「偽君子」。「我並不害怕科技,我在劇院和生活里都使用現代技術,把它作為一種交流的手段。當然也有人認為現代技術對我們有些不好的地方,比如讓我們沒有辦法面對面溝通,一切都是通過手機、電子產品。這裏面是存在危險的,我們更多依賴於屏幕,我們的很多東西都是通過屏幕來實現的,很多我們見到的人是通過屏幕來見到的,而屏幕所見到的現實並不是真正的現實。立陶宛有個哲學家說,『屏幕將成為新的上帝』。因為我們看電視是屏幕、看手機是屏幕、廣告牌是屏幕,可以說屏幕成為了新的宗教。所以,在我的劇中,你看到跟往常的答爾丟夫不一樣,他不上教堂,他上的是屏幕,他會在屏幕中出現。通過屏幕我們可以美化一個人,而這就是危險所在。」

今日关键词:C罗与女友已完婚